蝉鸣无止无休,温度三十五六。

敞亮的日光,透过大片鲜绿的树叶凶猛地穿透进来,小区里长满了旺盛青草,野蛮地向四面八方伸展,空出一小片露出泥土的地皮。


电风扇发出规律的嗡嗡声响,木地板上贴着皮肤那一层轻微的冰凉,翻到三分之一处的《科幻世界》,半块儿大西瓜挖空了瓜瓤。


世界在光明刺眼的色调里膨胀,炎热却并不躁烈的下午,小霸王还没来得及关,暑假作业还没来得及写,躺在地板上,睡得不想起,梦中二十年,自己成了科学家,手有两把剑,会使升龙决。


听说今晚要下雨。最终,我被那只灰不溜秋的足球吵醒,汗津津的小伙伴们,喊我下楼。“早点回来吃饭啊。”我妈笑着说。


这是我记忆中,二十多年前的一个夏季下午。少年不识愁。

转自知乎问题-你所期待的夏天朱炫的回答

评论

© 白日梦想家 | Powered by LOFTER